我们曾在高朋满座中将隐晦爱意说得尽兴

【德赫】小甜饼/全都看错

“罗恩喜欢赫敏,赫敏喜欢哈利。”


流言最早在格兰芬多这样传的,大家看着三人组发出意味深长的哦声。


可事实上,被注视着的三人组是,赫敏在看罗恩脑袋后面的德拉科,哈利扭头看着金妮发呆,罗恩正在看赫敏盘子里的鸡腿出神。


“你看你做错了吧!哈哈哈哈哈。”


“神经病啊你!”


“看你的书去!万事通!!”


“臭白鼬!”


大家看着年纪第一第二水火不容的样子,小声嘀咕:“还真是关系不好呢!”


可事实上,“我错了赫敏,我真的错了,我帮你做一个月笔记整理好不好,你别不说话啊!你看看我。”金毛少爷拖着赫敏袖子絮絮告饶。


所以,全都看错。


赫敏抱着厚厚的书...

【番外Tony视角】There for you

我二十二岁的暑假,我爸和我妈一起出门要去看剧,叫什么来着,好像是王尔德的《温德密尔夫人的扇子》,之前我一直挺喜欢看剧的,我觉得戏剧比人生真实多了,也挺喜欢王尔德的,因为他说的有句话,把人分成好的和坏的是荒谬的,人要么迷人要么乏味。

但后来我就不喜欢他了,因为我爸妈看完那场戏剧就没再回来,而我也失去了Stark少爷的位置和一切。

是啊,不能怪王尔德,可我还能怪谁?

这世界上的戏剧这么多,我不确定自己是哪个故事的主角,可我也知道自己骄奢,敏感,自大,狂妄,所以我不甘心就这么比下去了,不甘心青黄不接不上不下。

我把那只鸟送回到树上时候想的就是这些,满腔义愤不甘不愿,那时候是酷暑,高温,空气中...

【铁虫】There for you4

Peter冷笑了一声,“我早就没家了。”他沉默地坐下将头埋在手臂间并不准备回答他。

“Parker Stark Wakanda Odinson。”Tony缓缓地念出这几个姓氏,“下个月Odinson家族举办了一次邮轮聚会,我需要你,kid。”

“凭什么?”

“在那艘船上,你可以找到杀害他们的凶手还有原因。”他说得很慢,语气显得蛊惑温柔。“你需要我,kid,正如我需要你一样,你活着的原因不就是在寻找这个答案吗?”

少年终于将深埋的头抬起来,泛红的眼睛带着水光,他笑起来,“你真的很了解我,Mr Stark。”

“所以。”

“好,我去。”

Tony站起来,刚走了两步被身后的人拽住了手腕...

【铁虫】There for you3

Peter睁开眼睛,抬手拽掉了脸上的呼吸面罩,扯到了肩膀上的伤口,倒吸了口凉气。

“别乱动,你中了两枪。”MJ伸手摁住他。

“画。”Peter开口说道,只觉得喉咙像着火一样。

“我给你放好了。”MJ端了杯水扶他坐起来。“你可是把戴尔气坏了。”

Peter喝完水又躺回到床上,看着天花板,“帮我查个东西,查查那画从哪来的?”

“你连来头都不知道你就拿回来了?”MJ挑着眉看他。“要我帮忙也可以,你总知道画上的人是谁吧?”

“一个骗我的人。”Peter轻声说。


“Miki,知道吗?前几年行内新秀,单枪匹马去了Stark的公馆,这幅画可是Tony Stark收藏库里的,但是...

[铁虫]不要老不要死oneshot

我送摩根上小学的第一天,她攥着我的手不肯放,不想迈入校门,也不想加入那群嬉戏打闹的孩子们,不愿意亲近任何人,走一步回一次头地看着我。

我看了有些难过,挥着手说:“摩根,往前走,我在这陪着你。”

她回头,好看的栗色头发打着卷垂在肩膀上,她勉强笑着点头,转身走进了校园。

我第一次感到身为人父的感觉,替他替自己。

摩根大多数时间很乖,回家给我絮絮叨叨讲学校里有趣的事情,Sam有时候来蹭饭会抱怨,小姑娘被我传染得话痨,抱怨归抱怨,摩根坐在他膝盖上讲小女孩之间的八卦的时候,他还是会一口一个然后呢然后呢。

我看着她慢慢长大,一次量身高的时候我撇着嘴说:“你快长大了,叔叔也快老了。”

小姑娘抹着...

「铁虫」There for you2

深夜,Peter穿着黑色的紧身衣站在靠近DIF大楼的后街上,他摸了摸耳朵上的耳机。

“Ned?”

“hey,Dude,我在,信号不错。”Ned的声音很快传来,“保险库在十八楼,你拿到钻石之后从十七楼撤离,MJ会接应你。”Peter嗯了一声,有一搭没一搭地活动着关节,然后敏捷地顺着扔到大楼顶上的钢索向上攀爬,很快他就抵达了楼顶,看着脚下的通风管道轻轻吹了声口哨。

“注意安全。”Ned盯着眼前十多个监控屏幕凝重地说。

他打开了门,顺着弯弯绕绕的管道找到了MJ查好的位置,如果不出意外,打开管井这里应该是保险库的大门。

但,大门前面的地面有重力装置,也就是说Peter不能站立在上面否则会触发...

我缓缓地艾特Ned和Peter

复仇者大厦VLOG003

“hi,我是Steve Rogers,诶,看不见我的脸。”屏幕一片黑暗,只能听见队长的声音。“这个到底怎么用,好了好了。”屏幕亮起来看见了微笑的班纳,“诶?我看见你了班纳。”


“拜托,Captain,你已经回到现代社会这么久了,智能手机你不会用也就算了,连相机你都搞不好?”班纳将相机拿过来帮Steve调整好了模式然后递给他。


“这回可以了,可是为什么今天要我来拿相机?”Steve皱着眉问。


“因为你昨天闯祸了。”巴基画外音。


“所以这个是谁不老实谁负责?”Steve看着相机镜头,“但是,这个什么意思,Vlog?什么是Vlog?我拿着它干什么?”


“录东西啊,就...

铁虫/如果可以(一发完)

我被Steve气得头疼,美国大兵真的让人抓狂,能忽悠的都被忽悠走了,我和Natasha大眼对大眼地瞪着。


“你还有人吗?”


“嗯算是还有人。”


“你不要给我找一个半吊子来。”Natasha抱着胳膊说。


“反正做人还是不要太乐观的好。”我笑起来,从椅子上站起来。


“在哪啊?”


“皇后区!”



我第一次知道他是看见Happy看youtube上的视频,“这是什么玩意儿?”我皱着眉看着屏幕上红蓝相间蹦来蹦去的人“这是个人?”


“SpiderMan。”Happy给我又找了几个视频看,嗯敏捷灵活得不像是个普通人类,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。


我第一...

奇异铁/你不知道的我爱你(一发完)

“今天是湮灭第多少天了?”我坐在那看着在一片虚无里蹦来蹦去的小男孩,他叫什么来着?emmmmm,PeterParker,那个嘴炮富二代的心头肉。

“第一千五百二十六天。”我挥了挥手让他不要再翻跟头了。“你晃得我眼晕。”

没错,这是我们被“湮灭”的第一千五百二十六天,这个词当然是我想出来的,我实在是不想天天听那个小孩说:“博士,咱们被弄死多少天了?”

“嘿,披风,来,握个手。”Peter绕到我身后,蹲下身看着斗篷。

“他不是宠物,你不要总来逗他!”我不耐烦地转身看着他。

倒也奇怪,他话很多,聒噪得让我头疼,问题有很多,可是却生不起来气。

他和Tony,说起来,这两个人话都很多,只是一...

1 / 10

© 褚唳 | Powered by LOFTER